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伤春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03日 点击数: 字号:

梁健馨

到现在,走过的路都还记得吗?三三两两的故人都是谁呢?明明目的地都一样,却都要拼尽全力去挽留的我们。会不会做这样一个梦,那个梦是残酷而真实的,梦里我们好似处在冷兵器时代的战场,在拼尽全力挥剑舞刀过后,待到眼前黄沙散尽,会赫然发现身前再也没有遮挡,自己已然位于战场的第一线。

我自从参加工作以后,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和母亲回下坪老家,一来为了探望两位独居的老人,二来也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寻一丝悠闲。上周末,和母亲照例前去探望,到姥爷家已经晚上九点多,听见我们进屋,姥爷起身招呼。泛黄的灯光下,姥爷眼中满是倦意,说话有气无力,步履蹒跚,拖鞋在和木质地板的摩擦中发出哒哒的声响。母亲看姥爷状态不对,连忙扶他坐下。姥爷说:“去年栽种的假牙好像发炎了,当时没怎么在意,如今好像又严重了,牙根那里痛,吃不了东西,可是又饿。”姥爷像小孩子般的娓娓说着。

母亲听了有些着急,决定要带爷爷去医院看看。简单收拾好两位老人的随身物品,我们又立即驾车赶回县城。回城的路上,安静的车内,姥爷的呼吸声显得格外吃力,我问是不是车速快了,晕车了。他用尽力气、用微弱的声音说 :“牙齿不舒服。”我望着车窗外深深的夜色,想起多年前神采奕奕的姥爷,那时候他是狱警。对工作认真而负责,对家人严厉而慈爱。而如今,只是因为人人都会经历的牙痛,到了姥爷这里,竟然成了酷刑。

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行驶,夜色不佳,姥爷因疼痛偶尔哼哼一下,姥姥依在他身旁昏昏睡着,我不奢望时光倒流,再现他们青春,但只要能定格一些,让他们不要再受岁月摧残就好·······

时间是偏爱老人和孩子的,它的痕迹也最能在他们身上显现,老去和成长的的样子,我们都看得见。

近段时间,家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被一个固定的话题占据了—“家里最小的弟弟谈恋爱了”。表弟今年16岁,正在读高一。前几日,他赫然在 QQ空间对他的“小女友”进行了长达五百余字的真情告白(关注我的人应该在我的朋友圈见过了),从对他俩的相识、相知、相爱过程进行了简要的介绍;到分析了他俩的现状,被老师家长发现,不太乐观的情况;再到一波三折,准备不顾一切和反对势力对着干的决心,以至最后写到;“她笑起来超级无敌好看,我在她的眼里看见了星海”、“我会为四个人的糖而努力”。这是,在计划生二胎?

我的16岁,也有情窦初开的懵懂,也以为喜欢上的那个他就是全世界,总觉得时间漫长,有大把光阴可以去肆意的欢笑或是痛苦。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可爱又可笑,有太多的人和事可以去遇见,值得去喜欢,到那时便会希望时间能够慢下来,因为时间太快分离就来的太早,分离越早内心也就越痛苦。苦口婆心和表弟说这些,显然他是无视的,毕竟他很难明白,可是不明白何尝不是一种幸运?

迟暮之年的姥爷,忍受着各种身体衰退带来的不适;初踏入社会的我越来越被依赖,生活的滚抽开始由我转动;正值青春期的表弟初尝爱情的甜蜜和苦涩。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是表弟,知愁已不再少年的是我,老来方知行路难的是姥爷。

这世间,有春风,有暖阳,有新绿,为何又要有岁月流逝呢?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