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桃花灼灼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26日 点击数: 字号:

王曙光

春风送暖,不觉间,万物已复苏。突然有种想看桃花的冲动。

心中一直有块桃林,它位于城东南溇水河畔不远处的几丘山岗,那是二十多年前与同事们一道手植的一片桃树。因生计缘故,几经辗转,此去经年,竟从未探望。

家乡被誉为古桃源,曾经定是遍地桃林,但沧海桑田,我印象中却从未见过成林的桃树,想来,为了名实相副,当时政府便规划了这十里桃花长廊,我亦才有缘植下了那许多桃树。

阳光穿过云层,像聚束光般射在那片山岗,越走近山岗,越隐约感觉到那像血一样的颜色正在绽放,心中不免陡增几分遐思。自古以来,桃花被赋予了至真至纯的爱情内涵。崔护一句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道尽了绛娘的清新脱俗,仿佛让我们看见她粉白透红的脸颊秋波盈盈,素净的布衣,不施脂粉的装扮,衬托出少女的纯真和灵秀,宛如一朵含羞的桃花,在春风中摇荡。但爱情却不总是那么美好,绛娘与崔护终成眷属,令人感慨,而秦淮名妓李香君与侯方域同样是一见倾心,两情相悦,却因身处乱世,背负家国情仇,终落得个血溅桃花扇的凄美结局,着实让人唏嘘。香君“奴是薄福人,不愿入朱门”,表明了她坚定的人生理想,而与侯方域志同道合的爱情则给她以“碎首淋漓不肯辱于权奸”的勇气与力量。窃以为,香君以桃花而明气节,堪为女大夫,更为桃花增添了忠贞的品格。

山岗原是乱石林,桃树扎根石缝,或斜、或仰,或卧、或立,各具形态,桃花则在躯干和枝条上肆意开放。花正妖娆,勾引着我的魂魄。行至林中,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芬芳,一股馨香入心入脾,顿觉通体清爽。“满树和娇烂漫红,万枝丹彩灼春融。”春的气息扑面而来,我醉了,窒息了。盛开的,像丰腴的少妇攒动着千朵万朵娇艳的脸庞,火焰一样跳跃,魅惑着枝干,充满了柔情蜜意;含苞欲放的,如粉嫩的少女站在青红色的枝头,点染猩红的胭脂扣,在微风中放飞憧憬。

花开灿烂,怒放着绚丽的生命。我像蜂一样穿梭在桃林,沐浴在桃花深处,她敞开怀抱,我感受到了如痴如醉的炽烈。你是要向我倾诉吗!盛开的花瓣如唇般喃喃低语,你是要随我而去吗!悄然飘落在我的衣襟,我把掌心温存在你的面孔,分明听到蕊的律动,听到这个季节最动人的声音。你的微笑烂漫如诗,你的寂寞璀璨如虹,在桃花汛最美丽的时刻,你是要把梦想托付于我吗!倘若崔护再世,又将会演绎怎样的爱情故事?

思绪不定时,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,像薄雾一样,悄悄萦绕在桃林的上空。一派“春寒细雨出疏篱”“柳绿更带春烟”的山村田园景象深深地吸引着我。桃花争相探着头,兴奋地舔舐着,花瓣变得更加盈润起来。细雨轻轻地飘落,水雾凝结成珠,挂在花瓣上,藏在花蕊中,映照着花的粉红、洁白和叶的翠绿,如珍珠,似玛瑙,晶莹剔透。

桃花怒放时,面临的却是凋零的浸袭。微风吹过,桃花飘飞、飘落,末赏够她的绰约丰姿就“残红飞过秋去”。我分明看见了她对生的依恋、对繁华的不舍。“况是青春日将暮,桃花乱落如红雨”,李贺早将美好的幻灭写得凄美之至。

枝头是她的家,那里有爱,有温暖,有生命。但飘落时她依然那样绚丽,犹如赶赴一场盛宴,那是对生命的彻悟吗?她终归还是坠入了泥土。我捡拾着那片片乱红,花瓣焉了、残了、枯萎了,脑海突然浮现出香君的身影,心中徒增几分不忍。看着嶙峋的乱石和裸露的盘曲树根,我仿佛明白了什么,这或许就是自然的法则。不!她是化为了泥土,那是生养她的沃土,她要获得新生!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。我想,桃之美丽,不仅在于外表,更在于她对生命蜕变的奋不顾身。

雨,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,我躲进了一家农舍。老翁甚为热情,旋即沏了一壶新茶,是自家茶园出产,亲手炒制,味道清新香远。问及家人,言说儿孙满堂,都已定居都市,老伴故去多年,他丢不下她,坚辞子女的恳求,留了下来。看着桃林中来来往往的赏花人,老翁喃喃自语:她就在那颗桃树下。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那是一颗老树,树下赫然有座坟茔......

少时,老翁眼中泛出光来。我仿佛听到细雨在轻捻时光,有沉默、有淡然、更有思念。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然笑春风。”望着老翁专注的神情,我想,他一定看见了什么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