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父亲的军功章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24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杜雪平

父亲出生在旧中国。小时候过着衣食无忧的少爷生活,上过私塾,读过四书五经,精通中国历史。而且记忆超强,随便问他个名人或那件事在什么朝代,他的回答比查电脑快的多。他喜欢和有才学的人交友、聊天。

尽管有祖荫庇佑,父亲十六岁时,还是未逃脱征兵的恶运,在恩施巴东上的船,一条绳子死死的拴住双手还连着前后的苦难兄弟,望着两岸滑过的青山,父亲只是默默的道别:家乡啊,何日才能回来呀!随船顺水到了江苏,进了国民党军营,一开始父亲没弄明白;以为日本鬼子是假投降,又向中国人民开战了,一腔热血要为悍卫国土而撒,军人以“为国捐躯”而光荣。后来才知道是打内战,真搞不懂,老蒋为什么要自己人打自己人?不行不行,不活了我也不想自相残杀,还听说解放军就是当年的红军队伍,别的不知道,可是贺龙领导的红军在鹤峰、五峰、五里坪打土豪闹革命是好人哪!既是当兵也要在红军里头当。怎么办?不能找机会逃跑吗......

1946年初夏,一个烟雨蒙蒙的早晨,父亲和他几个战友以转移阵地打探消息为由,终于找到了自己最温暖的家——穷人的队伍。三个月学习后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,八兵团34旅101团205营1连2班,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。从此,在战火中成长。十九岁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,战斗十分惨烈,除了父亲,205营的战友全牺牲了,父亲右腿中弹晕死在两军交锋的阵地上。第二天傍晚被卫生队救回营地接受治疗。新中国成立后,父亲退伍回到渴别五年的家乡寻梅。

有了家,我有了哥哥,加之妈妈身体不好,还有一个年迈的外婆,父亲毅然放弃了在燕子区信用社工作的机会,回乡务农照顾家人。后来有了我,父母没有重男轻女而把我们兄妹都当八斤宝看待。

但在我四岁时,可能犯了一件不可饶恕的错,父亲有一个精制的黑色小木箱子,两头有铜提环,前面是半月铜锁配,还有一把小铜锁每天神秘地陪着小箱子,有一天父亲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本草纸书翻着,一会儿来了客人,他就拿着书走出去,箱子没有上锁,我迫不及待打开箱子,里面就是几个小红本本,不识字我翻了翻,只有父亲的黑白照片贴在上面,不好玩,我继续找,找到了一块宝贝!依稀记得是一个很大的红五星,星中间是一个黄色三角形,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八一,好像五星下面还连着一个小牌牌小链链什么的,我觉得这个好玩,我偷偷地揣在身上,把衣袋里的小镜子放到箱子里,没想到为自己的行为埋下伏笔。当天父亲关箱子并没注意少了东西,急急忙忙的,父亲好久也没去开箱子,这块宝贝我也玩了好久好久,后来就无声无息的不见了,我也悄悄地逼问过小花狗,小黑猫,甚至连当头头的大公鸡也没少逼供.....一天父亲发现后告诉了妈妈,妈妈抢过小镜子分析案情,捡起几尺长的蔑片就打我的手,父亲的心软了:算啦,娃儿不懂事嘛。父亲越是放过我,我幼小的心也会懂得难过,我多次去吊脚楼下的猪圈、鸡圈里寻,小花狗陪我找遍竹林茶园,一直没有找到。

我在父亲的故事里 慢慢的长大,记得父亲每年都被派出去搞建设,他的腿伤残不方便就安排他在建设工地上当个大师傅,每年回来都领有奖状,而且愈加愈多,我问他,您修公路都得奖,您打仗干嘛不拿个奖回来呀?父亲若有所思地笑着,还一个劲儿的摇脑袋,真不知道是咋回事。又一个下雪的晚上,我怕冷,早早地钻进被窝,父母、哥哥烤火聊天,父亲说县公路指挥部领导说他是先进个人,培养他入党,他也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后来被人给卡了,说父亲是地主的儿子,今生今世没有入党的资格。打那以后,父亲再也没有提起过入党的事。多少年过去以后,我婚嫁了十八年还没办户口迁移,是因为寻梅是我的根。后来母亲去世了,父亲身体也越来越差,我们不放心就干脆把父亲接下来同住,忽然一天父亲让我把户口迁了,还说一辈子少留些遗憾。我很听话就把户口转到容美镇康岭村。父亲开心地说了好多话:这辈子没入党是我终生的遗憾,希望你们年轻人思想进步,早日成为中共正式党员,我一生坚信共产党,跟党走的。你们要争气啊,要听党的话呀。

2005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随着时间的奔跑,普通的我们极普通的家庭也在进步,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大学里入了党,儿媳妇也是中共党员,我的老公五十多岁不甘落伍,虽在外乡打工,积极要求进步,常常助人为乐。于2015成了一名光荣党员。今年中秋,88岁的父亲病危时我问他还有什么遗憾,他看着守在床前的我们,无比心慰地笑了,还艰难的伸出大母指。我心里比谁都清楚,父亲一生还有一个遗憾是我造成的,我正要向父亲忏悔时,父亲急忙打断我刚出口的话:不就是军功章嘛,看,我赚了。这不,你们一人替我找回了一个……

父亲象一缕轻风离开了我们,而他心中的的军功章就象一片朝霞那么灿烂,那一抹鲜红,似乎都浓缩在我们胸前的党徽上,闪闪发亮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