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我的思想病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02日 点击数: 字号:

郎红丽

因为肛肠疾病,我住进了州里一家医院的肛肠科。

第一天住进去,护士刚换上新床单。我坐了一会儿,就亲热地告诉临床护理病人的妈妈说,我今晚不住这儿,您就睡在我的床上,才换的被子,很干净的。

老实说,谁又喜欢睡别人睡过的床被呢?只是我心里很清楚,护理病人,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儿,尤其夜间睡觉,更是难题,要么和病人在窄窄的床上合睡,要么租个板床睡,或躺在椅子上什么的将就一夜,时间长了,谁也受不了,尤其是这严寒的冬天。

病房一共住着三个人,两个肛周脓肿,一个痔疮。每天早上八点和下午四点两个时段,需要在卫生间清洗后用药水浸泡,加上上“大号”,一个人最低也要占用半小时以上。

术后第一个晚上,我心里想着,住院的三个人,加上陪床的三个人,一共六个人。早上的“大号”大战,会有多么紧张、激烈?会有多么的拥挤、热闹?

天要亮的时候,我一会儿又看一次时间,盘算着什么时候自己错锋去“大号”合适。

早上六点,天刚亮,我决定起床吃东西。

我叫老公给我倒水时,旁边床上的美女一声吼叫道,你是不是又加病了,才几点钟?还让不让人睡觉?

刹时间,我们停止了说话,只用手势比划着要做的事。

第二天下午三点多,在我的要求下。晚饭就送到了病房。如果不催,我的晚饭也在大家都送饭时才送来,就不可能先吃喝了提前上“大号”清洗浸泡,难免耽误占用“大号”时间,影响大家换药。我也知道,我不考虑这个问题,她们肯定不会考虑这个问题。

那天,吼骂我的美女快要出院了,四点钟才会到医院来换药,邻床上的另一个美女躺在床上电烤,其实我很想叫她先去清洗浸泡,然后再来电烤,那样差不多就到四点了,但我不敢多嘴多舌提醒,免得有“多嘴”“管得宽”有“加病”了的嫌疑。

我只好自己赶紧吃喝完了,立马去“大号”清洗浸泡,四点多从里面出来,那个电烤的美女,先有空时没上,现在却在外面等不及了,我前脚出,她急不可耐的就钻了进去。就在这时,那个吼骂我加病的美女也驾到了,我看她座在床上,焦躁不安的看着“大号”。可“大号”门却老是关着,她那等待的焦急和痛苦,我是深有体会的。可一直到五点多,“大号”门才慢慢打开。

我记得,做志愿者宣传交通安全在街上发传单,其他志愿者都是站在街上等着行人经过,我却拿着一叠传单到店铺、餐店等地边走边发,很快就发完了,又领了一叠转战市场、商场,志愿者们靓丽的身影被拍摄下来,我却在一边犯病似的做志愿。

巴东是个美丽干净的城市,桔子也出名,在路边挑选品尝时,一队友随意把橘子皮扔吐在地上,看着干净的路面,我于心不忍,趁随友不注意,我就把他扔的皮和他扔的烟头一起拾了起来。随友忽然看见了,虽然不过意,却硬着头皮说,你没病吧,捡得完吗?

我就要出院了,我不知道,我是不是想多了,我只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想那么多,也不知道是不是思想有病?需不需要在这医院里,一并还治些日子?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博聚网